祐貂

最美麗的人生風景不是在過去,
也不是在未來,
而是在我們此時此刻的努力,
以及每分每秒的堅持和希望之中。

自耕農產糧→nico、HP 、HQ、YOI

噗浪→http://www.plurk.com/mio870605

Don't leave behind anything you loved.

[甘党]巧克力

☪ CP:伊東歌詞太郎 x 天月

☪ OOC&腦洞 Max

☪ 渣文筆請見諒

☪ 閃文, 墨鏡及可魯請自備


╬ ╬ ╬ ╬ ╬ ╬ ╬ ╬ ╬ ╬ ╬ ╬ ╬ ╬


「啊,怎麼又是巧克力!」天月把一包包裝精緻的巧克力丟進袋子裡,躺在地上無奈地望向用來裝禮物的大紙箱。

每次live一結束就收到許多粉絲送來的小禮物,天月最期待也最無奈的就是拆禮物的時候了,紙箱裡面總是會充滿著許多食物,尤其以巧克力最為壯觀。

「他們難道不知道我對巧克力苦手嗎……」轉過頭看著另一邊也正在拆禮物的伊東,天月只看了一眼就知道伊東也遇到跟他一樣的問題,「かしさん也收到了很多巧克力對吧?」

伊東伸手往箱子裡面一撈,拿出來的果然又是巧克力,「看來是這樣呢,的確收到不少巧克力呀。」

天月無奈地嘆氣,索性賴在地上想著要怎麼把這些巧克力解決掉。

一天吃一包?會吃到吐吧這些。送給はしやん?他應該也收到不少。送給まふ?可是そらるさん會不會怪我又把まふくん養胖了……

視線一轉,天月看向正趴在他腿上的ルア,『不知道ルアくん會不會對巧克力有興趣……』

ルア似乎感受到了不懷好意的目光,悄悄的把爪子收回來,想要遠離天月這個危險物體。


「あまちゃん、ほらほら,」伊東拿著一盒pocky走到天月面前坐下,適時的幫ルア解圍,「有粉絲送我Pocky耶,上面還有使用說明。」

「pocky吃就吃,哪來的使用說明啊。」天月漫不經心地回答,眼睛還是直盯著ルア,「ルアくん、」

「嘛,あまちゃん知道pocky game吧。」伊東又再一次救了ルア,ルア也不放過這個機會奮力地鑽回他的窩。

嗚嗚主人好可怕好可怕,可是我只是想吃肉骨頭而已嘛。


「咦?該不會他上面寫說……」天月這下完全沒心思理會ルア,他只想知道伊東那詭異的笑容裡打的是什麼主意,然後溜之大吉。

「也不盡然是你想的那樣啊、あまちゃん,」伊東笑笑的說著,順手撕下那張紙條,「他賭我們一定會在你家拆禮物。他說他賭輸的話他就跟他喜歡的人玩pocky game,不過如果他賭對的話…他希望我們也能配合的玩一場pocky game。」

天月有些慌張地坐起身,「可是…可是他也不會知道他有沒有賭對啊!所以、所以我們也沒有必要玩啊,對吧?」

「可是人家都那麼有心的寫紙條還送禮物了,不照做不好吧?」伊東拆開pocky的包裝,拿出一根pocky塞進天月因傻愣而微張的嘴,「不可以咬斷喔,咬斷的話要重來。」

「欸?!」在天月反應過來之前,伊東就咬上另一端的pocky。看見伊東的臉靠自己這麼近,天月瞬間紅了臉。輕笑一聲,伊東慢慢吃掉pocky,悠哉地看著天月的反應。

天月看著伊東的臉離自己越來越近,都能感受到他的吐息溫柔地拂過他的臉龐,慌張之下卻不小心咬太大力,脆弱的pocky棒在他面前折成兩半。


伊東愣了一下,接著不急不緩的吃掉剩下的pocky,看到天月撇過頭的害羞動作讓他心情大好。

「あまちゃん,」伊東輕輕地戳了戳天月的肩膀,「你輸了喔,剛剛是你咬斷pocky的。」

「我知道啦!可是我剛剛是不小心的嘛!誰叫你要靠我這麼近!」天月的耳朵都紅透了,心不甘情不願的轉過頭來面對伊東,「好啦你要怎麼懲罰──」


天月愣愣的看著離他很近的伊東,嘴唇上軟軟的觸感應該不是錯覺。伊東帶笑的眼睛朝他眨了眨,眼睫毛很美,而瞳孔裡的溫柔一覽無遺。

天月覺得此時他的臉一定紅透了,而伊東伸手抓住天月慌亂的手朝自己拉近,讓彼此之間的距離更加緊密。

過了很久、又好像只有一瞬間,伊東依依不捨地離開天月柔軟的唇,依舊握著他的手笑著說了一句。


「很美味,謝謝。」




✯*☪:腦洞後記 (。ŏ_ŏ)


對不起這是我拖稿拖了一個多月的產物orz

有點渣而且很OOC喔請注意 (現在講有啥用#


謝謝願意觀看的你 ⁽⁽ ◟(∗ ˊωˋ ∗)◞ ⁾⁾

评论(2)

热度(37)

©祐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