祐貂

最美麗的人生風景不是在過去,
也不是在未來,
而是在我們此時此刻的努力,
以及每分每秒的堅持和希望之中。

自耕農產糧→nico、HP 、HQ、YOI

噗浪→http://www.plurk.com/mio870605

Don't leave behind anything you loved.

[甘党]about live

這是噗浪100days的跟風

第一天跟第二天就獻給甘党了 (*ˊ艸ˋ*)

☪ CP:伊東歌詞太郎 x 天月

☪ OOC&腦洞 Max

☪ 渣文筆請見諒

☪ 閃文, 墨鏡及可魯請自備

╬ ╬ ╬ ╬ ╬ ╬ ╬ ╬ ╬ ╬ ╬ ╬ ╬ ╬

#Day1 甘党/live訪談

「您跟同樣為nico歌手的伊東歌詞太郎感情很好,也有組雙人合唱,可以和我們談談您心中的伊東歌詞太郎嗎?」

天月苦惱的皺起臉,眼前的訪問員笑得一臉純真,反而讓他有點害怕。唔伊東昨天才…不厭其煩地提醒他不要自爆他們之間的關係,可是他沒有告訴自己如果遇到這種情形要怎麼回答啊!

「呃…就像是哥哥一樣的存在吧。」天月小心翼翼地開口,說是兄弟總比感覺曖昧不清的『朋友』好多了吧?「我在20歲的時候遇到他,他是一個對音樂很狂熱的傢伙。」

「您覺得自己在伊東歌詞太郎心中又是什麼樣子呢?」

看著訪問員殷切的眼神,天月更加的緊張,「咦?我不知道耶!應該就像弟弟一樣吧。」

意味深長地挑了挑眉,視線一轉盯著天月的那套新服裝,訪問員假裝不經意地隨口問了一句,「是伊東歌詞太郎陪你去買這套新衣的吧?」

「嗯!」天月開心的點了點頭,「而且他還說結婚的時候--」

啊。

「嗚嗚嗚拜託不要把剛剛那段寫出來啊拜託啦拜託啦~~~」天月懊惱地抓了抓頭髮,用哀求的眼神看著訪問員。

「寫出來…應該不會怎麼樣吧?」訪問員故意拿起筆要把剛剛那段記下來,惹得天月大叫,「不要啦我才不要跟床鋪君培養感情!!」

呃。

天月已經有趴在地上逃避現實的衝動了。

「噗,好吧。」訪問員邊努力遏止腦內小宇宙大爆發,邊同情的拍了拍天月,「今天訪談就到這邊,辛苦天月君了。」

在天月紅著臉要走出訪談室時,訪問員從電腦後探出頭來,狡猾的笑了笑,「有好消息記得通知我一聲。」

------

「啊、あまちゃん,你回來啦。」天月一回到飯店房間就看見伊東悠哉地拿著手機回覆e-mail,「我收到你訪談的錄音檔囉。」

「噢……咦?」呃啊不是說好不講的嗎!

看著伊東臉上跟訪問員極為相似的笑容,天月表示淚目。

#Day2 after live

『そんな風に 君としていきたいな』

最後一個音落下,台上的樂手和工作人員聚集到台中央手牽著手準備謝幕,天月很理所當然地握住伊東的手,引起台下一片尖叫。

天月放開握住伊東的手,伸出食指在嘴前比了一個「噓」的動作,轉頭看了伊東一眼,再度很順手的牽起來。

台下的粉絲們一個比一個還要激動,全場焦點都在他們緊緊相握的手上。伊東笑笑地看著天月,這點小心思他怎麼可能不清楚。

一回到後台休息室,伊東領著天月走到角落,原本被他握住的手此時主動地摟上他的腰。

「怎麼?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對大家告知我們的關係了?」伊東溫柔地撥了撥天月有些凌亂的瀏海,再揉揉棕色的髮絲,不意外地看見天月像隻貓咪一樣滿足地瞇起了眼。

「沒有,你不是不希望我亂講嗎?」天月順勢蹭進伊東的懷抱,聞著熟悉的味道,「我甚麼都沒有講喔,只不過是用行動告訴大家你是我的而已。」

伊東寵溺地抱緊正在撒嬌的天月大貓咪,看見他疲憊的眼神才想到平常此刻應該是他睡午覺睡得正香甜的時間,於是就著手攬著他的腰的姿勢把人放置到沙發上,自己則在他旁邊坐下。

「想睡就靠著我睡覺吧,很累了吧?」天月聽到伊東這麼說也不管那麼多直接往他的胸膛上躺過去,扭了扭身子調了一個舒適的位置,手還緊緊牽著伊東的不放。

收緊了攬在天月腰間的手臂,十指交扣的抓緊了溫暖的手掌,低下頭在對方唇角溫柔的落下一吻,「辛苦了,晚上再繼續加油。」




謝謝願意觀看的你 ⁽⁽ ◟(∗ ˊωˋ ∗)◞ ⁾⁾

day1→ http://www.plurk.com/p/kpe35x
day2→ http://www.plurk.com/p/kpjwn4

评论(14)

热度(48)

©祐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