祐貂

最美麗的人生風景不是在過去,
也不是在未來,
而是在我們此時此刻的努力,
以及每分每秒的堅持和希望之中。

自耕農產糧→nico、HP 、HQ、YOI

噗浪→http://www.plurk.com/mio870605

Don't leave behind anything you loved.

SSHP/Home is where the heart is.

What do you consider the different between house and home?

We all say "go home" not "go house", since home is where someone will stay there and wait for you.



「Harry?」

一聲熟悉溫柔的女聲在房內響起,Harry站起身走向被他隨手擺在床上的雙向鏡,果不其然看到好友Hermione的面孔。

「好久不見,Mione。」Harry拿著雙向鏡走回書桌,將鏡子架在一旁後便拿起羽毛筆繼續批改剛才被打斷的作業,「最近過的如何?」

「還不錯,Ron前幾天去出任務了,大概明後天會回來。」

Hermione看著Harry在一張Gryffindor的羊皮紙寫上大大的E,想起了幾年前Harry回到Hogwarts就任黑魔法防禦術教授時,她問他為何要接下這個職位,而他只是笑著說要讓Gryffindor的學生在受到魔藥學成績的打擊後還有一個能提升信心的科目,「wow Harry,Gryffindor們一定愛死你的課了。」

「何止這樣,那群蠢獅子還恨不得把所有的魔藥學通通拿去上黑魔法防禦術。」不知何時走進房間的Snape冷冷的回了一句,低頭看了看一張Harry剛改完的作業,「Potter,這個你也給E?」

「他只不過錯字多了一點嘛,內容寫得還不錯啊。」

「字還醜得跟你以前有得比。」

Harry無辜的眨了眨眼,「Sev你不要這麼嚴格嘛。」

Snape最後還是屈服於那雙綠眼鏡,撇撇嘴不再發表任何意見。

「Harry你們明天開始放假了對吧?我明天來找你好了。」Hermione輕笑道,「那麼就先這樣,晚安了Professor Snape,Harry。」

Hermione一進入Hogwarts便看到和Slytherin差距依舊懸殊的Gryffindor計分沙漏,無奈的笑了笑便從懷裡掏出雙向鏡,「Harry我到了,你在哪?」

「咦這麼快,妳等會我去找妳。」Harry不給好友時間說明她在哪裡就切斷了通訊,讓Hermione嘆口氣後乾脆認真打量起許久不見的Hogwarts。

五年前那場戰爭結束後魔法界一片狼藉,Hogwarts更是殘破不堪,在許多巫師的協助下終於勉強在九月照常開學。

而大英雄Harry Potter卻在戰後無聲無息的消失了,當眾人注意到時已經過了一段時間,大家紛紛臆測救世主的去向,有些人甚至擔心他是否已被一些黑魔王餘下的食死徒盯上而正在某個角落戰鬥著。

只有Ron,Draco和她知道救世主此刻正在麻瓜界照顧那位擁有過人膽量的雙面間諜-Severus Snape。

擊敗Voldemort之後Harry便馬上跑到尖叫屋,召喚老校長的鳳凰拿取珍貴的鳳凰眼淚為那個他應該是要恨著的油膩膩老蝙蝠治療,並且出於一個本人不知道但也不想知道的理由把他搬回位於紡紗街的老家細心照料。

Ron震驚了好久才漸漸消化這個消息,Draco則是一臉錯愕的看著死對頭Potter在他的教父家忙東忙西,而她只是靜靜的看著。

她在Harry安頓好Snape之後才問起那天Snape到底給他看了什麼記憶,而Harry只是一直盯著床上昏迷的人,沉默了很久之後才開口,『Hermione,……妳覺得,什麼是家?』

她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Harry看著頭一次回答不出來的好友,輕輕的笑了笑,『大家都知道我爸媽死了,我沒有家。但是卻沒有人知道,有個不愛你的爸爸跟媽媽,那其實也等同於沒有家。』

『Severus Snape has a house, but not a home.』

「Mione!」

Hermione一抬頭,就發現Harry騎著他心愛的飛天掃帚朝她俯衝而下,黑色的長袍在身後翻騰著,讓她有種再度看到學生時代的Harry在Quidditch場上追逐金探子的錯覺。

「我是否有這個榮幸帶Granger小姐用不同的視野參觀Hogwarts?」Harry很紳士的伸出手,微微鞠了個躬。

Hermione笑著跨上掃帚,「It's my pleasure.」

坐上Hogwarts百年來最優秀的搜捕手的掃帚,Hermione覺得這應該是她享受過最棒的空中之旅。

「Harry,」Hermione在飛過黑湖的上空時輕輕叫住了自己的好友,「猜猜看我今天來找你是為了什麼?」

「告訴我這個做教授的不要偷懶?」Harry頭也不回的回答,「Miss Granger,魔法部高階執行官,Hogwarts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在此像您稟報,我絕對有認真搶救Gryffindor的學院積分。」

「我想也知道你絕對贏不了Slytherin的蛇王。」Hermione笑著吐槽,「Snape在某一程度上比Herpo還難搞。」

「我只是要來告訴你,我懷孕了。」Hermione滿意地看見好友頓了一下,飛行速度瞬間減速。

「wow,那妳還敢坐上掃帚跟我這樣飛來飛去?」Harry開始擔心如果被Ron知道他把他懷孕的妻子抓來一起騎掃帚的話會被他當作惡作劇新產品的試驗品。

「聽說我跟你同個學院?」Hermione不客氣的說道,「而且如果你飛得跟Ron一樣爛的話,我想我寧願安穩的待在陸地上。」

「um...我一直以為這只是分類帽老了不小心弄出個美麗的小意外。」Harry想了想,開口說道,「那我要當教父!有個搜捕手教父總比Ron強多了對吧。」

「那這樣或許我的孩子還會免費獲得一個魔藥大師?」Hermione好笑地看見好友的耳根子瞬間紅了,支吾了老半天說不出一句反駁的話,只能快速飛回計分沙漏降落。

「好吧,Harry,你跟Snape這次聖誕節打算繼續留在學校?」Hermione看著還在裝鴕鳥的救世主,在對方窩進地窖前擋在門口,直接坦白了問。

「唔……其實、沒有。」Harry低著頭趁著好友愣住的空檔鑽進地窖,左顧右盼了一會兒不確定地喊道,「Sev?」

跟在後面的Hermione隨手關上地窖的門,一轉身就看見好友匆促地收拾行李,「Mione可能會對不起你了,看起來Sev自己先回家補充藥材了,我得趕回去提醒他吃午餐,然後順便準備之前答應好的聖誕大餐。」

「聖誕大餐?」「嗯,Sev說想再吃吃看我親手做的食物。」「這就是你們這次不留校的原因?」「嗯。」「那麼你現在要……?」「回家。」

「Harry,……說說你對於、『回家』的定義是什麼。」

Harry沉默的背著背包,抓了一把咕嚕粉丟入壁爐,在踏進去之前小聲的回答,「回家,就是回到一個有人在乎你的地方。」

Hermione看著壁爐的綠色火焰襯著好友的綠眸,如此地和諧。

「Spinner's End, NO.19.」

评论

热度(16)

©祐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