祐貂

最美麗的人生風景不是在過去,
也不是在未來,
而是在我們此時此刻的努力,
以及每分每秒的堅持和希望之中。

自耕農產糧→nico、HP 、HQ、YOI

噗浪→http://www.plurk.com/mio870605

Don't leave behind anything you loved.

【維勇】櫃子裡的男人11(完)

大推,文字很細膩而且刻劃的很詳細寫實

離離:

終、終於完了...


--------------




17


 


那天最後還是免不了在電話裡被維克托念了頓,他在電話裡長吁短嘆,毫無感情的說著“勇利真是個自以為是的人呢”,以此被要脅來了次電話KISS。後來他也深深反省自己太不信任維克托,下定決定要好好面對問題,不再想著要用分手來解決問題。他下了個大決定,要親上火線找雅科夫談談。


 


想是這麼想,但真的到了時間他拿著手機,翻來覆去弄了半天,手機掉了10%電才終於鼓起勇氣撥通電話。


 


聽著耳邊傳來的嘟嘟聲,勇利只覺得心臟砰砰地跳,彷彿下一秒心臟就會跳出來,聲音大到幾乎聽不見電話被接聽的聲音。


 


「你好,雅科....」


 


啪一聲電話被掛斷,勇利呆望手機一眼,沮喪地垂下頭,大大嘆了口氣,在腦海中的小日曆打個叉。默默將每天打通電話給雅科夫這件事提上日程,用紅筆圈起來特別註明長期抗戰。


 


第二天、第三天,都是直接被掛電話,勇利不屈不饒繼續每天一通電話,終於在一個月後雅科夫開口說了第一句話。


 


「臭小子你每天打電話煩不煩!?」


 


「那個,雅科夫叔叔,我想跟你談談關於維克托....」


 


「別跟我提他!我沒有這個兒子!」啪一聲,電話又掛斷了。


 


勇利糾結的想這也是種進步,隔天繼續再接再厲。


 


第二個月。


 


「雅科夫叔叔下午好,今天天氣預報說會下雨,出門請一定要帶把雨傘。」


 


「嘖、多管閒事。」


 


第三個月。


 


「臭小子,你上次寄來的仙貝味道還不錯。」


 


「雅科夫叔叔喜歡就好。」


 


第四個月。


 


「喂!!!你叫那小子好好去上課!!學校寄通知說那小子缺課缺太多要被退學了!!!」


 


「!!!抱歉雅科夫叔叔!我一定會叫他乖乖去上課!」


 


第五個月。


 


「你不要再打來了,我不會接受的。」


 


「我會繼續努力讓您改變心意的。」


 


「....真是固執。」


 


「您也是。」


 


第六個月。


 


勇利騙維克托自己要和披集他們出外取材做報告,偷偷跑回家鄉,現在站在雅科夫家門前、維克托還未被趕出來之前住的地方。一隻手提著禮品,另隻手僵硬的按下門鈴。


 


雅科夫打開門看見是勝生勇利後差點沒忍住將門甩上,想想畢竟也是自己從小看到大的孩子,乖巧懂事,特別有禮貌,不像自家小鬼目中無人還自戀。如果是維克托站在門前估計自己直接拿起一旁的雨傘直接打上去,但現在出現的是勝生勇利,雅科夫天人交戰一番,還是移開位置,讓勇利進來。


 


勇利喜出望外,手上提著東西跟著雅科夫來到熟悉的客廳坐下。


 


雅科夫端了杯茶水放在勇利面前的桌面,緊皺眉頭看著勇利的臉。


 


勇利握緊拳頭又鬆開,用力捏了下大腿,深呼一口氣,鼓起勇氣開口,「雅科夫叔叔,請你接....」


 


「你臉上的傷怎麼回事?」


 


「呃...」


 


勇利伸出手撫摸頰上的傷口,支支唔唔不曉得該不該說實話。


 


「我要聽實話。」


 


「....上禮拜和維克托出門,晚上在海邊散步時接吻被一個醉漢看到了,邊罵邊拿個酒瓶往我們砸過來....」


 


說完話勇利偷偷瞟了眼雅科夫的臉,雅可夫面色陰沉,原本就深鎖的眉頭現在能夠夾死一隻蚊子,整個人散發出殺人的氣場。他識相地閉上嘴,低著頭不敢再看一眼。


 


「即使這樣你們也要在一起嗎?世界上像那樣的人比你們想像中的多很多,這不過算是一個小小的警告,你們以後還會遇到更多更惡劣的事。也許你會因此失去你的夢想、你的朋友、被眾人所唾棄,再也抬不起頭。」


 


「即使是這樣!」原本低著頭看上去有些沮喪的勇利聽到雅科夫的話後猛然抬起頭,眼神一掃方才的畏怯,雙眼訴說著堅毅,對著雅科夫大聲的說,「即使是這樣!我也想和維克托在一起!」


 


「我知道這世界沒我想像中的好,很多人會因此討厭我們,但...」


 


勇利想起之前去維克托學校,維克托介紹他的朋友給自己認識,他們大笑拍著自己的肩膀說謝謝你收服了一個禍害;想起自己和披集他們說和維克托在一起時,他們給了一個擁抱,恭喜自己多年單戀終於成功。還有某次牽手走在街上時,有個高中女孩跑來面前,對著他們說,他們很勇敢,請一定要幸福。


 


「但我想我們是幸運的,因為有更多的人祝福我們。未來會如何我不知道,現在我只想把握住維克托,我希望能和他一直在一起。您對我們是很重要的存在,所以,請您答應我們。」


 


雅科夫沉默著沒有回答,將視線移往窗外的藍天,讓人猜不透心思。


 


過了半响,他幾不可聞的嘆了口氣,揉揉太陽穴,一副頭痛的模樣,「算我服了你們,下個假日,你幫忙維克托把東西搬回來吧。」


 


勇利呆愣了會,旋即從椅子上跳起來,衝到雅科夫身旁用力的抱住他,哽咽地說,「雅科夫叔叔,謝謝您...」


 


「維洽這小子又幼稚又任性,在外頭住了那麼久還是個生活白癡,看起來對很多事不上心,其實細膩的很,是個難搞的小鬼。」


 


雅科夫接著又叨叨絮絮唸了很多,勇利笑著一一回應,一時間氣氛融洽。說了一段時間後雅科夫閉上嘴,側頭看了勇利一眼,「既然牽了手,就別輕易放開阿。」


 


勇利輕吻了下雅科夫的臉頰,輕聲道,「我會的。」


 


「維洽,就拜託你了。」


 


16


 


維克托走出車站,往四周看了下自己生長的小鎮,感嘆自己不過半年沒回來,附近的商家又是多了不少。


 


他招了台車前往今晚落腳的酒店先放行李,在車上時繃著一張臉,不安得重複背誦自己為了今天修改不下數十次的稿子,背面還特別註記甚麼情況甚麼問題該如何應對進退,做好充分的準備讓勝生家接受自己和勇利。


 


抵達酒店房間後維克托先是洗了個澡,上上下下仔細搓洗身體每個角落。洗完後他拿起一個小包包,走到鏡子前從中拿出剃刀,一刀一刀刮乾淨臉上的鬍鬚,再拿起飯店附的吹風機吹整髮型。手沾了點髮蠟固定耳旁翹起的頭髮,用雙手手指插進頭髮裡往上推了下,製造出些微的蓬鬆感,讓人看起來不至於太過呆板,最後拿起定型噴霧用力搖勻,往頭髮一噴將其定型。


 


他將臉湊近鏡子查看膚況,皺著眉頭摸了下眼角這幾天因太過緊張失眠造成的黑眼圈,皮膚暗沉,嘴唇蒼白無血色。維克托嘆了口氣,生平第一次對自己的容貌沒有信心。挫敗的拿出保養用品塗抹,再用化妝品來遮掩瑕疵。他仔細看了下兩側臉龐,確認自己的臉看上去沒有問題後滿意的點頭,下半身為了條浴巾走到衣櫃前拉開,苦惱的挑選一進房間就被自己掛起來的各式西裝。


 


最後維克托選定一套灰色三件式西裝,在原有的西裝造型中再加上一件同色西裝背心,在白襯衫上打了條鐵黑色混不規則白色格線的格紋領帶,藉由西裝外套、背心和襯衫,搭出多層次的效果,希望能讓勝生一家多少覺得自己穩重一些。


 


他仔細扣上袖口的釦子,穿上前一天擦亮的皮鞋繫上鞋帶,在鏡子前面轉了圈,確認穿戴完畢。在心中又默背一次稿子,拿起兩套從專櫃買來的高級保養組,及動用許多關係,等了三個月才拿到最高等級的十四代清酒,低頭看了下手錶,估算時間往勝生家前進。


 


這次回來他告訴勇利今天要去幫老師的演講做助手,沒有告訴他自己偷偷回來這件事。勇利已經為自己被趕出家門這件事操煩的時常睡不好覺,視訊時常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無數次催促自己應該要好好和雅科夫談談,還為此鬧了彆扭。


 


他想起那晚將東西搬進公寓後,他側躺在床上將臉埋進勇利胸膛,抱了整整一夜。勇利甚麼也沒說,只是輕輕拍著自己的背。


 


隔天看著猶豫要不要多留幾天陪自己的勇利,維克托突然覺得安心不少,笑著說沒關係,讓勇利趕快回學校。


 


說不難過是假的,站在公寓門口時他像是再一次回到過去接到爸媽去世消息,強烈感受到失去家人的悲傷和無助,宛如身在流沙中,意識深埋於沙堆之下,見不得光,再也無人記起自己的存在。幸而勇利伸出手將自己拉出,用擁抱和親吻告訴自己並不是一個人。


 


鑒於自己這份慘痛的經歷,維克托不想讓勇利也遭受一次被趕出家門的痛苦,偷偷開始計畫如何讓勝生家接受自己。要知道在勇利家的那一禮拜,聽了勇利說某次晚餐突然向爸媽還有真利說喜歡男生這件事,和之後的反應,維克托只想一頭撞在牆壁上,恨自己居然讓勇利一人獨自承受。


 


不想再讓勇利難過,勇利應該要是世界上最幸福的那個人。


 


於是他上網看了數百篇網友分享出櫃的經歷,詢問身邊每一個朋友第一次見交往對象爸媽做了甚麼準備,甚至打去同志諮詢專線詢問專人自己的情況該如何應對。


 


綜合各方意見後,維克托還是決定用最普通的方法──挑個風和日麗的日子,提著禮品穿著正式登門造訪。


 


所以有了現在。


 


他站在來過無數次的勝生家門前,全身不停冒冷汗,沒了平時的從容自在,僵直著不敢按下門鈴,好像回到七歲他來向勇利道歉那天,不過這次他是來告訴自家戀人的家人,他把他們兒子拐走這件事。


 


這一刻遲早都要來臨,維克托牙一咬,按下門鈴。


 


「啊、來了來了,請問是哪位呢....哎呀,是小維啊!真是好久沒見到你了呢,今天的你特別帥氣呢,是有甚麼活動嗎?勇利也跟你一起回來了嗎?」


 


「寬子阿姨好久不見,這次只有我一個,有點事想要和你們說所以特別回來了。」


 


寬子微歛眼睫,似乎知道維克托的來意是甚麼,握著門把的手不自覺出力握緊,猶豫了下,還是側身讓維克托進門。


 


「快進來吧,站在外面吹風對身體不太好呢。」


 


「謝謝寬子阿姨。」


 


進門後維克托先將手上的禮物交給寬子,寬子推辭了一番,不好意思地收下,請維克托等等直接到客廳坐著就好,她先去準備茶水。


 


維克托應聲好,在玄關僵硬著手指脫鞋,攤開掌心發現全是手汗。就算這個家的構造和人他再怎麼熟悉,換了一種身分意義就全然不同。他現在是以勇利男朋友身分來到勝生家,請求他們放心將兒子交給自己。


 


走過不知多少次的走廊這次特別漫長,周圍的景象以慢速在變動,維克托甚至覺得他可以看清牆壁上新粉刷的細紋和風從臉頰撫過。帶走到客廳,勝生家除了勇利三人都已在現場,等待自己的到來。


 


不自覺的嚥下口水,他努力保持一貫的笑容走到空位坐下。望著眼前勝生家三人,準備好的說詞一片空白,嘴巴開開合合,愣是說不出一個字。


 


四人奇異的沉默持續一陣子,最後是由一家之主的勝生利也打破僵局。


 


「小維,你說有事想要和我們說,是甚麼呢?」


 


維克托看著以往都是好脾氣、喝醉酒會拉起衣服跳肚皮舞、不管甚麼事都溫柔笑著的利也此刻卻正襟危坐,一臉嚴肅的問自己。他突然想到勇利那時也是這種情況吧,原本溫馨的家庭因為自己的關係而氣氛大變,一定壓力很大、很難過吧。


 


想到這心中一陣酸澀,隨即勇氣湧上心頭,勇利這麼堅強勇敢,怎麼可以輸他呢。


 


他閉起雙眼,聽著自己逐漸平穩的心跳,呼了口氣,做好心理準備後猛地張開雙眼,雙手分別放在兩邊大腿上,低頭躬身向利也行禮,「利也叔叔、寬子阿姨還有真利姐,請允許我們交往,將勇利交給我!」


 


勝生寬子眼神複雜的來回在自家老公和維克托身上游移,心裡不由得有些著急


,一方面希望勇利和維克托兩人可以幸福,另一方面又害怕兩人之間的關係會毀了兩個還有大好人生的青年。她轉頭看向真利,真利雙手交叉於胸前,盯著維克托像是在思考,而後釋然的吐了口氣。她對上寬子的視線,用眼神示意寬子別說話繼續看下去。


 


「為甚麼呢?」勝生利也問,「小維你交過許多女朋友,以你的條件可以找到更多更好的人,而且你明明這麼討厭....同性戀,為甚麼又....為甚麼是勇利呢?」


 


「說來有些慚愧,其實我很早就知道自己的性傾向,但一直不願意接受,交了很多女朋友來說服自己,也因此傷了很多人....包括勇利。」維克托頓了下,不安的來回摩娑指腹,「我花了好幾年去證明,直到勇利真的要離開才願意面對真實的自己。不是為甚麼是勇利,而是非勇利不可,世界上再也不會有第二個人會在我家門前偷偷放禮物,也沒有第二個人不管是我傷心難過、或快樂大笑時,都在我身邊陪伴我,世界上沒有第二個勇利,也只能是勇利。勇利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存在,我可以沒有錢財、沒有樣貌,但沒有勇利,也許我會死去也不一定。」


 


「之前讓勇利受傷真的很抱歉,我未來會加倍對他好來彌補我的過失。因為不想讓勇利為難所以私自前來,還請您們答應!」


 


語畢,維克托站起身走到一旁空著的地方,跪下行了個大禮。


 


利也看向對話開始就沒發言的寬子和真利,三人不約而同露出欣慰的淺笑。寬子向利也點頭,利也站起身,走到維克托前方跪坐,「其實那天之後我們夫婦也想了不少,看了很多這方面的書籍。我想我不能接受大概是因為寬子是女人吧,就跟勇利喜歡你一樣。說到底,只是擔心勇利未來會不會因此受傷罷了。不過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因為小維也是我們從小看到大的啊!我們都知道小維是個好孩子。」


 


利也對維克托回以大禮,「勇利就交給你了。」


 


維克托感動得忍不住淚水噗簌噗簌的流了下來,被一旁真利大笑扶起身。


 


「好了好了,這不是一件開心的事嗎,哭甚麼。」


 


「小維還沒吃晚飯吧,我去幫你準備一份你喜歡吃的炸豬排飯。」


 


用力的吸了吸鼻子,維克托忍住想繼續哭的衝動,笑著應了聲好。


 


17


 


致  在天國的爸媽


 


    你們好嗎?我過得很幸福。在一年前我終於和我的戀人在一起了,他是我到日本以後認識的第一個朋友,叫勝生勇利。我們一起長大,經過一些事之後終於在一起了,是個可愛的男生,改天介紹你們認識。


    雅科夫還是一樣脾氣暴躁,時常大吼大叫,喉嚨不會痛嗎?除了頭頂上那塊有越來越大的趨勢外沒有變化。最近勇利和雅科夫的感情越來越好,之前我們一起回去雅科夫居然親自下廚煮了一席俄式菜餚給勇利吃,對,我只是順便,真不曉得誰才是他兒子。唉,希望勇利能撥一點打給雅科夫的時間給我,我感覺我快寂寞得死掉了。對了,上次見面勇利說我髮際線變高了,我以後應該不會變成雅科夫這樣吧?噢、希望老爸你沒有禿頭的基因。


    半年前我去找了勇利的家人,請求他們將勇利交付給我。說起來我們對於彼此去找對方家人這件事都是後來才知道的呢,我們都瞞著彼此偷偷跑到對方家裡,不愧是我的戀人,和我想的一樣!


    我原本做了很多準備,到了現場卻甚麼也說不出來,只能臨場反應了。我很幸運地並未受到太多阻攔,我想是因為有我那堅強的戀人已經為了鋪了路....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勇利,他簡直是世界的珍寶。還沒和勇利在一起之前有段時間和勇利失去聯絡,那時每天都很枯燥無趣,打死我也不想回到那段時光,我真的沒有辦法忍受失去勇利的生活。勇利的家人真的非常的好,他們把願意將勇利託付給我我真的很感謝他們。


    小時候你們常對我說LOVE&LIFE,我一直不能明白。但在我終於放下心中大石頭面對自己,並且和勇利成為戀人後,我開始明白你們所說的是甚麼意思。雖然我和勇利還是遠距離的狀態,不能每天見到對方。但即使在最疲憊的狀態,聽到勇利的聲音就覺得又有力量了呢。許多人問我為何會喜歡勇利,最開始我說不出來,和勇利一起擁有的太多了,多到我覺得必須花一生才能數完。後來我認真想了下,我想是勇利總能在我難過無助時給我想要的吧。即使聽上去是簡單的話語,但在真正需要時說得出來的又有幾人呢?勇利就是這樣神奇的存在。雖然這樣說對不起勇利,但我仍感謝我們分開的那段歲月。若我早點承認自己,也許就不會喜歡上勇利;再晚點,我可能會永遠失去他。經過那段歲月我們都成長許多,才能在許多人的惡意下緊緊握住對方的手不放開。過去我從未覺得世界這麼美麗,是勇利將我多年來失去的LOVE&LIFE找了回來。用所有形容美好事物的詞彙我想都無法表現他到底是多麼好,他對我來說是那麼完美。


    我畢業後會先進日本最大的律師事務所做助理,如今我才能明白你們當初的堅持是多麼偉大,謝謝你們的努力。我也想和你們一樣,為人們的幸福、為我和勇利的幸福加油。啊、勇利也會到東京找工作,到時我們終於可以住在一起了!再也不用忍受看得到摸不到的生活了!但還是希望勇利可以答應跟我視訊PLAY,北海道和東京怎麼那麼遠呢。


    我這樣寫,有沒有多少把我的幸福傳達給你們呢?如果可以傳達給你們的話,我會非常開心的。我想你們可以不用那麼擔心我了,因為我現在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幸福,我知道未來還會有很多艱難的挑戰,但只要和勇利在一起,我相信就連淚水都會變得甜美。所以請你們也要在天國幸福的生活下去。


 


最愛你們的兒子


維洽


 


END




終於完結了(灑花




其實這篇文早在二月多的時候就寫完了,但小夥伴說他覺得可以再加一些東西,想想覺得很有道裡.....然後就一路卡到三月多




再後來是因為發生一些讓人不太高興的事、還有生活和課業上的問題所以就一路拖拖拖到現在,我對不起各位小天使((土下座




看了yoi之後被這兩人萌的一臉血,又感動的一把鼻涕一把淚,這部動畫勾起我沉寂許久對動畫的熱情,更給了我很多心靈上的力量,伴我走過許許多多個惶惶的時分。每次低潮時打開yoi總能神奇地讓我重新恢復過來呢(笑




之所以會寫這篇文除了出自於對維勇的愛,還有一些是出自我的私心,想要寫一個同志不願承認自己性向不斷掙扎到最後承認的歷程,相對於社會上對同志的好或壞,這個是我更想知道的。雖然最後因為文力不足和很多因素沒有很好的表達出來((摀臉




這是我第一篇維勇,嚴格定義上也可以算是我第一篇文。原本放上來對我這個玻璃心來說就幾乎耗盡我的勇氣,好幾次都想要刪文,但每次看到小天使們給我的愛心和肯定就覺得又有勇氣走下去。所以對各位除了感謝還是感謝




這篇文在我的腦中有後續,但不知道寫不寫得出來(((




最後,依舊是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评论(2)

热度(87)

  1. 祐貂離離 转载了此文字
    大推,文字很細膩而且刻劃的很詳細寫實
©祐貂 | Powered by LOFTER